第347章 天洪帮总舵

?热门推荐:
????聂飞听到兄弟们的议论,说道“上品兵器,除了任家家主任文韬的上品宝剑原本就归家主使用,东鹰帮和五元门的上品宝刀恐怕不是随便就能拿出来用的。按常理,也有可能先过来看看到底有没有蛟龙。”

????蛇皮灵光一闪,说道“如果飞哥没来这里,他们或许那样做。如果飞哥在这里,他们知道飞哥身上有甲衣,所以就带着上品宝刀过来,想着不能杀蛟龙,也可以杀飞哥。”

????聂飞点头“应该就是如此。设计这个阴谋的人,在得知我拿到蛟龙图这一刻,就想到了后续一连串针对我的设计。”

????他手握拳头,越握越紧。

????“那个人武功很高,高到一直在暗中跟踪,我都不知道。他看着我杀任家家主和任家的人,看着我杀东鹰帮和五元门的人,看着我杀龙傲和天叔等人,看着我将上品兵器埋在这里。可笑我还以为将来可以把这些上品兵器给你们,却是白白做了嫁衣裳,便宜了幕后之人!”

????“可又是谁与你有如此大的仇,这样设计你?”山七问。

????“我的仇人太多,正好说与你们听,让你们有个提防。易州任家、幽州龙家、永州姬家、玉州易家、东鹰帮、五元门,我仇家中最强的应该是这些。”

????“永州姬家!飞哥你又是何时惹到姬家?五大世家你就惹了两家!”

????“在荒龙镇时,姬家想来杀我。好在帮主和张羽长老暗中保护,与姬家家主对战,将姬家来人打退。姬家家主姬烈阳虽已暗中晋升罡劲后期,他却料不到耿帮主也是罡劲后期。姬家失算,死了一人。”

????“耿帮主已是罡劲后期?他还打败姬家家主!如是那样,天下还有谁能打伤耿帮主,还有谁能杀得了耿帮主?”王二问。

????“除非是当今皇帝秦龙!”山七道。

????聂飞心中一惊,如果是秦龙,那这个皇帝真是所图甚大。而秦龙确实有这个能力布置这样的局。

????聂飞说道“希望不是秦龙!拿我埋的宝刀,杀那一百六十七位江湖同道,还屠杀蓝煌村一起嫁祸于我。这样的人,我查出是谁,必不让他好死!”

????蛇皮道“这背后设计之人,会不会就是重伤耿帮主之人?”

????聂飞点头“也许耿帮主和张羽长老暗中保护我来苍月山脉,他们发现了那暗中跟踪我的人,双方交手耿帮主被打成重伤。”

????“那人真是可恶。既然他身手如此了得,为何不直接杀了飞哥,偏偏设计这么多?”山七骂道。

????“你们记得当初我们从凉城逃出,后来任家人带人来追杀我们,有一群戴面具的高手出手救我们?”聂飞说道。

????“记得。”

????“当然记得。那群面具高手的头儿使一把偃月刀,刀法像张羽长老的刀法,大家都猜测是张羽长老来救我们。”山七回答。

????“但我问过帮主,帮主说张羽长老一直在闭关,并没有出总舵。后来我见到张羽长老,他亲口对我说过,他没有出总舵,是有人故意这样做,让人猜测是他带队来救我们。”

????王二不明白“飞哥难道认为那次那伙人,就是此次设计陷害你的人?”

????“对。不然谁会那样戴着面具救我们,又让人猜测出是张羽长老?”聂飞说。

????王二道“可那次他们那样做,有何用意?”

????聂飞道“现在我猜测,当初那样做,是想加剧天洪帮与任家的矛盾。一旦造成天洪帮与书香世家直接发生冲突,就可以让所有武林世家联手对付我们天洪帮。此人也许与天洪帮有大仇!”

????“走,去总舵!”

????一行四人,翻山越岭赶往总舵。

????虚州,楼兰山天洪帮总舵。

????新舵主宋河站在山顶,看着远处沉思。

????身后走来一名心腹,行礼禀告“帮主,洛城那边传来消息,聂飞、山七、王二、蛇皮四人失踪。据山七心腹说,他们要来总舵。”

????“聂飞?我以为他不敢来总舵,没想到他还敢回来。他若来总舵,你们先去试试他。”

????“遵命。”

????那心腹离开后,宋河自语道“张羽,你也是罡劲中期实力,想和我抢帮主之位吗?可惜你早入长老席位,按帮规除非有特殊情况,否则长老不会继承帮主之位。”

????山下,聂飞四人赶到楼兰山。

????“这就是楼兰山?”

????“山上的楼宇,就是我们天洪帮总舵?”

????各地天洪帮众,若非舵主一级,又无特殊情况,很少有人能来总舵。有许多天洪帮人,一生打生打死,也没来过总舵。

????“这里就是我们天洪帮总舵。走,随我上去!”

????聂飞带头,四人上山。

????来到山门,守门的刀手看到聂飞四人脸生,立即阻止四人进山门。

????“来者何人!”

????“天洪帮荒龙镇聂飞!”

????“天洪帮洛城分坛坛主山七!”

????“天洪帮陵安城分堂堂主蛇皮!”

????“天洪帮小叶城分堂堂主王二!”

????守卫又问“即是同门来访,可有信物!”

????山七拿出张羽写的信递给守卫。当初张羽来告诉他,如果聂飞回来让聂飞找他,自然留下信让聂飞入总舵。

????守卫看到信并未放行,而是说道“待我上去通报。”

????聂飞看他转身要上山,就道“信还给我们。”

????“我不拿信,如何去禀告!”守卫生气道。

????“张羽长老知道我们要来,你禀告并不需要此信。”聂飞不想让对方拿走信。这是唯一能让他们进入总舵的信物,若是没了它,下次再来就不方便了。

????本来拿出此信,守卫就应该让他们进去。等到了长老院,守院的人才会通报张羽。如果张羽没空或者不见,聂飞他们才会离开或者暂居总舵外舍。

????现在此守卫想拿走信物,聂飞担心其中有诈,当即要取回信。

????守卫怒瞪聂飞“若不给我拿走信,我就不上去通报。你们自己在此等,等哪日张羽长老下山看到你们,你们才见他!”

????聂飞对这守卫眼睛一眯,也不顾周围还有其他守卫,就说“我聂飞号称恶魔行走,脾气可不好。别以为我没来过总舵,我来总舵时,还是耿帮主亲自带我上山。规矩我清楚,你根本无需拿走我的信物,更不需要上山通报。我们是天洪帮的人,不是外人。只要有信物,就可直接上山!”

????“聂飞,别人怕你我不怕你,你少拿恶名来吓唬人!这里是天洪帮总舵,不是荒龙镇那鸟不拉屎的地方!”

????守卫叉腰道“你说的规矩,是旧规矩。如今天洪帮帮主姓宋不姓耿!宋帮主定的新规矩,就是这样!你想上山,就得给我守新规矩!想坏规矩,帮规伺候!”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