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四章 路途上的意外

?热门推荐:
????“小伙子,你也养花吗?”

????中年人低头看看自己的袋口,突然眼神里精光大放,似乎是见到了什么珍宝一般,拎着袋子就坐了过来。

????“嗯!”方离矜持的点了点头。

????行家有行家的尊严,尽管在花店只呆了一个多月,但是有金手指的存在,至少在药草辨识方面,方离自认不弱于天下任何一个养花名匠。

????看到方离点头,中年人更是欢喜,喜滋滋的打开袋口,像献宝一样露出了里面的小花。

????“我在山里转了两天,才找到这样一本极品野生茶花,简直是老天给的运气。小伙子,你来看看,这可是上好的赤丹山茶……”

????赤丹山茶,是红山茶的一个旁支,茶花的常见品种。宁雪晴的花店里就有几株,不过她似乎对茶花并不感冒,平时倒是方离照顾的次数更多一些。

????方离认真的端详了半晌,又伸手去摸了摸旁边的小叶,接受到系统反馈的信息,这让他心里更加有了底气。

????“品相总体还算不错,有些斑驳,花蕾多了一些,这样植株会有些衰弱。不过没关系,野生品一般都皮实,可不比花棚里种出来的玩意儿,经不起风吹日晒。”

????中年人听方离说的头头是道,不由得心中更是欢喜,呵呵笑道:“小伙子好眼力啊!我这几年酷爱养花。但是和别人不一样,人家都是玩那些名贵的品种,我对那些听起来玄乎的东西不感冒,就喜欢到处转转,找一些好看的野生品种过来,种在阳台上,也是一种享受。”

????听着这番话,方离暗暗点头,对这个中年人顿时大起好感。

????在他看来,只要喜欢,不管价格昂贵还是便宜,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东西。如果把爱好乐趣建立在价值多少钱上,那才只不过是土财主的做法。

????缺什么,才会拼命想要炫耀什么。所谓的奢侈品,实际上只是一种所谓“精致”的生活,高高在上,用金钱划分了一个所谓的“上流”小圈子出来。圈子不同何必硬凑?谁也不比谁更金贵,有钱的买爱马仕固然很有派头,没钱的买条路边手工割出来的老牛皮,也未尝不是一种人生态度。

????尽管有点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”的市井小民心态,但是方离却依然对这个中年人表现出来人生态度很是满意。

????他点了点旁边的一株幼嫩的小枝,笑呵呵的说:“等你把这株山茶再养一个月,等这根嫩枝发了芽,就把它切下来插在河沙里,好好调养一段时间,说不定能种出一本鸳鸯凤冠来!”

????“鸳鸯凤冠?”中年人瞪圆了眼睛,哪里还有之前的雍和气度?急切的一把抓住方离的手,惊喜的说,“你说这一株野生赤丹有芽变?”

????方离点了点头,指着那根小枝解释道:“鸳鸯凤冠本来就是赤丹芽变选种得来,你这根枝条已经有了蛇皮,明显是即将芽变的先兆。不过最后被你种成什么样,还要看你的运气。”

????中年人喜不自胜,把袋子拽得更紧,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,浑然不顾脏兮兮的袋子把自己的衣服沾满了泥土,像是着了魔一样呵呵傻笑。

????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伸手在身上摸了摸,遗憾的自语道:“哎,平时就没想过带几张名片……小伙子,方便留个电话吗?以后说不定还有事要向你请教。”

????这自来熟的大叔倒是让方离有点啼笑皆非,就因为自己聊了几句养花知识,就想着要交换电话号码,不过这种爽朗大气的性格很对方离的胃口,当下也不矫情,呵呵笑道:“请教不敢当,有机会互相探讨一下。”

????他摸出手机,忽然顿了一顿,笑道:“我忘记自己新换的号码了,你的号码多少?我给你打过来。”

????“我姓唐,你叫我老唐就行。”报了手机号码,等电话铃声一响,中年人抬起头,笑眯眯的说,“小伙子怎么称呼?”

????“方,您叫我小方吧!”方离顺手把汉宁老唐的名字输入,自嘲的笑了笑。

????宁雪晴留下的手机已经被恢复到了出厂状态,这还是他第一个存下来的号码。

????大李小李显然是不愿意方离掺和到他们的事情,从头到尾就不愿意留下号码,甚至方离追问再三,也只是打着哈哈混过去。

????至于夏雨,在他的店里吃了几顿饭,回报了一本自己不要的《大衍五行真法》,这是给了他一个机会。除此之外,方离不认为自己以后还会和他有什么交集。

????青玉街的其他几个门店小老板,平时见面也就是点点头,连话都没有说上几句,更没有留下号码的必要。

????“好的,小方!”老唐没有注意到方离笑容中的苦涩,他笑得很爽朗,也很大气,引得前排几个乘客都回过头,用异样的眼神瞥了二人一眼。

????“小方,你去汉宁干什么?”

????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,闲得无事,老唐顺口攀谈。

????“没事干,去玩玩。”方离也随口回答。这种话只不过是为了找个话题,并不是真的要打听什么。

????“汉宁可是个好地方啊,有山有水,山清水秀。不过逢年过节的人太多,这个时候去反而更玩得轻松。”老唐笑呵呵的说,“小方,你是明湖人吗?”

????“嗯!”

????方离犹豫了一下,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第一个出现的地方就是青玉街,应该算是明湖人吧……

????“那正好,我在汉宁开了个小公司,平时也没什么事可干,就喜欢养养花,种种草。你去汉宁旅游,我倒是可以给你当个向导。”

????场面话人人会说,就像“过几天请你吃饭”一样,谁知道这个“过几天”是排到了几年之后?但是老唐说话的语气却显得很真挚,让人就无端觉得信任。

????方离没有接话,试探着问道:“唐总,你怎么会在路边拦车?既然是上山,怎么不自己开车过去?”

????人家客气的让方离称呼自己老唐,但是作为晚辈,必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,“老唐”这个称呼不是随随便便能叫,方离想了想,还是用“唐总”这个比较大众化的称呼。

????“没办法,车坏了,司机留在那里等拖车。”老唐无可奈何的摇摇头,“今天上午十点有个会议,只好半路拦拦,看看有没有过路的客车。这里是通往汉宁的大路,哪怕碰不到客车,拦一辆私家车也是好的,大不了多给点钱。”

????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叫事,有钱人的恶习啊!方离这样感叹了一句。

????他的账上有四十多万现金,多少也算个温饱阶级。不过方离来这个世界的时间还是太短,还没有从以前穷苦日子的状态中调整过来。

????客车再一次在路边停下,这一次走上来三个年轻人,他们低着头,好像怕冷一样,衣服拉得紧紧的。两个人往车里走,另外一个却靠在驾驶位的旁边。

????车再度启动,刚刚提速,站在车头的年轻人突然抬起头来,嘿嘿笑道:“师傅,车开慢一点,但是不要停下来!”

????“干什么?”司机有些莫名其妙,用余光向旁边瞥了一眼。

????但是这一眼,却让他惊得浑身一颤,血液几乎都凝固了。

????一把雪亮的匕首轻轻的放在自己的肩头,那年轻人笑容可掬,嬉皮笑脸的说:“放轻松,不用着急。钱是别人的,命——可是自己的!”